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新宝6注册-美国的互联网将发生巨大变化:第230条真的消失了吗?涌潮观测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6-20 访问次数:60

5月29日,特朗普总统写道:“撤销230!”。当天,他正式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限制社交媒体豁免。大家都知道这是推特的。那一周,推特给他的推文贴上“需要核实”和“颂扬暴力内容”的标签,愤怒的特朗普威胁要关闭推特。

根据美国的三维分权制度,总统的行政命令不能取代正式的法律,只能指导行政部门的执法。换言之,特朗普的命令只能影响美国司法部和联邦通信委员会等监管机构对互联网公司做出监管,但不能成为法院处罚的依据。修改法律是两院的职责,行政部门只能提出建议。

当然,这只是特朗普复仇的第一步。三周后,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了。美国司法部昨日发表长达25页的意见,呼吁美国国会修改1996年《通信条例法》第230条,限制对互联网公司的责任保护。根据《意见》,一些科技公司已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的互联网服务业与1996年颁布第230条时的情况完全不同。修改互联网公司免责条款的时机已经成熟。

同一天,五名共和党参议员共同起草了一项新法案,即《限制慈善机构豁免第230条法案》,提议取消根据第230条对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豁免,除非这些公司保持“诚信”经营。

这些参议员是特朗普的忠实盟友,包括佛罗里达州的马克·鲁比奥和阿肯色州的汤姆·科顿。美国媒体Axios报道说,他们是在特朗普的直接激励下提出这项法案的。”硅谷自律的时代已经结束,”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说。我们不会让大型科技公司隐藏在这一豁免背后,以压制竞争对手或言论自由。”

领导这项法案的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在一份声明中说,twitter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利用自己的权力压制保守的政治言论,而没有为用户提供任何依据。各法院对第230条进行了扩充和改写,赋予这些技术公司发言(审查)的权利,而无需承担责任。国会应该采取行动,确保审查和压制竞争对手的不良公司不享受这一豁免。

推特与特朗普的对峙再次让一部24年的美国互联网监管基本法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26个字的法律也被称为美国互联网的基石。尽管这篇文章在过去几年里在美国政界有过讨论,但推特和特朗普的对峙无疑是这一系列立法行动的直接主旨。


为什么要给互联网公司这样的保护伞?1995年该法案首次起草时,美国互联网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推出IE浏览器向网景公司宣战,与雅虎仅一年多,谷歌的两位创始人刚刚在斯坦福大学校园见面。一些国会议员开始关注互联网上的各种色情内容,并提出了《通信管理法》来规范互联网,作为对《联邦通信法》的修正案。

根据参议院最初的版本,网络运营商如果打算在网站上向青少年展示淫秽等不适当内容,将面临巨额罚款甚至监禁。显然,这是将互联网平台视为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如果这一监管法案获得通过,新兴互联网公司必须对其平台上出现的第三方内容承担责任;必须严格审查网络内容,否则可能面临各种诉讼和处罚。这意味着新兴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将受到极大的制约。

1995年的一场诉讼也刺激了新兴的互联网产业和言论自由维权团体。一名匿名用户指控华尔街经纪公司斯特拉顿?奥克蒙特(Stratton Oakmont)在互联网公告栏上欺诈神童,后者随后以诽谤罪起诉神童。纽约法官将这一互联网平台视为出版商,并要求神童对第三方用户在自己平台上的言论负责。(事实上,经纪人是个骗子。它的创始人乔丹·贝尔福特(Jordan Belfort)是电影《华尔街之狼》(wolf of Wall Street)的英雄原型。)

对《互联网监管法》高度紧张的言论自由倡导团体和互联网行业,已成功游说加州和俄勒冈州的两名联邦众议员,将“好人免责条款”纳入众议院《互联网自由和家庭赋权法案》(Samarian)授权互联网公司管理自己的网络平台,这是第230条的由来。最终,两院的法案合并成为1996年的《通信管理法》。

第230条实际上包括两层含义:互联网公司对平台上的第三方信息不承担责任,互联网公司对其善意删除平台内容的行为不承担责任。这一条款的目的是督促互联网企业主动自我监督,净化网络环境,避免在初期遭受源源不断的诉讼。尽管美国最高法院在随后的诉讼中以“侵犯言论自由”为由否决了《通信法》中大部分反色情条款,但第230条条款一直保留至今,并已成为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保护伞。

26字的法律条文为美国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创造了一个宽容的监管环境,也为随后社交媒体的崛起铺平了道路。在过去的24年里,该法多次保护互联网公司免受与诽谤和欺诈有关的诉讼。此外,互联网公司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规则删除自己认为不合适的内容和账户,从而避免用户的诉讼。硅谷圣克拉拉大学(University of Santa Clara)的法学教授埃里克?戈德曼(Eric Goldman)甚至认为,230条款创造了现代互联网。


在支持和保护互联网产业增长之后,这一免责条款也不断受到批评。过去几年,无论是Facebook、twitter等大型互联网平台,还是4chan、gab等小型互联网平台,都出现了大量仇恨言论、虚假信息、阴谋论等不恰当内容,甚至恐怖分子也在社交平台上预测和播发枪击案。这些极端内容给社交媒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监管压力。

以社交媒体gab(被称为“保守的twitter”)为例。主张“言论自由”的右翼保守派有很多,其中包括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网站上充斥着赤裸裸的种族言论和阴谋论。2018年,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案造成11人死亡。这位46岁的白人杀人犯长期以来一直积极攻击犹太人,甚至预言他会在这里开枪。但是当宾夕法尼亚州的检察官宣布他们想调查gab时,gab直接用230条条款回击了检察官。

但是,贩卖人口罪等犯罪的内容不属于第二百三十条的豁免范围。近两年来,美国国会就第230条举行了多次听证会讨论。2018年通过的《打击性贩运法》拉开了一个空白,明确规定互联网公司有责任在网络平台上举报和取缔性贩运(以性剥削为目的的人口贩运),否则将面临相关法律的处罚。

共和党参议员和司法部修改230条豁免条款的计划立即遭到互联网公司的反对。推特说,取消保护只会威胁到网络言论和互联网自由的未来。”特朗普政府认为我们审查了太多内容,民主党和人权机构说我们做得还不够,”Facebook发言人说。第230条的存在使我们能够把重点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打击有害内容和保护政治言论。”

独立互联网产业研究机构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IITF)副总裁Daniel Castro在对新浪科技的电子邮件声明中说,社交媒体公司为许多政治立场不同的用户提供平台。必须采取内容审查措施,限制虚假信息、仇恨言论和其他令人反感的内容。但这项法案可能会使社交媒体服务面临一波诉讼,严重削弱它们有效审计平台的能力和意愿。

卡斯特罗解释说,虽然该法案不太可能赢得广泛支持,但这对互联网公司来说是另一个威胁,威胁要破坏互联网经济的法律基础——中间责任的保护条款,从而阻止其采取合理合理的互联网内容审计政策。互联网改革的话题还有待商榷,但这种改革应着眼于减少非法行为,而不是限制合法言论。

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平台监督项目主任达芙妮·凯勒(Daphne Keller)认为,特朗普政府此举只会严重限制平台审查内容和快速应对新出现问题的能力。科技产业维权人士netchoice的副总裁卡尔·萨博(Carl Szabo)表示,这是特朗普政府对科技产业的协调攻击,目的是绕开言论自由第一修正案。


然而,美国互联网巨头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修改第230条的企图都将遭到互联网公司和网络权利保护组织的强烈抵制。今天的互联网已经成为美国最强大的产业。谷歌、Facebook等巨头每年都会花费数千万美元在国会游说,他们也有自己强大的政治影响力。

尽管230条豁免条款的修订主要是由保守的政治力量推动的,但自由主义者也主张对互联网行业施加压力,并多次利用取消230条来震慑互联网公司。尽管美国社会双方斗争激烈,但他们在互联网行业有一个奇怪的共识:目前互联网存在很多问题,应该加以管理。

两党对社交媒体都有强烈不满,但原因完全不同:保守派指责twitter和Facebook长期压制保守派的声音,删除帖子和出售数字的“执法标准”完全偏向自由派;然而,自由派认为社交媒体远远不够,长期以来允许在平台上传播虚假信息,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有害信息。

例如,推特在标记特朗普的推文后,立即成为共和党“反言论自由”攻击的目标,而民主党则认为推特的内容审计标准应该更彻底。由于Facebook不愿对特朗普有争议的推文采取行动,扎克伯格受到巨大的公众和政治压力。长期以来,自由派一直认为Facebook应对特朗普2016年意外当选负责,当时Facebook无视有关希拉里和民主党的各种虚假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在共和党参议员的提案和司法部的提案中,并没有明确要求完全取消对互联网公司的豁免保护,而是“表现良好”的约束性要求。什么是善意?这无疑是决定利益和立场的主观标准。根据共和党议员的草案,互联网公司在执行服务条款时不允许歧视用户。

因此,如果推特今后继续删除保守派有争议的言论,并给特朗普有争议的推特贴上标签,那么根据共和党议员的理解,将被认为推特在压制保守派的言论自由,他们认为推特不具备豁免资格。但在最初的230篇文章发表时,互联网公司并没有被要求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美国宪法的言论自由修正案是针对政府的公共权力,而不是针对私营企业。

事实上,提交该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霍利去年也提出了类似法案,要求在美国拥有超过3000万用户或全球拥有超过3亿用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保持政治中立,才能享受第230条的保护。根据他的假设,互联网公司保持内容审计中立的权力应该交由联邦通信委员会评估。但就连保守的美国媒体《国家评论》评论员戴维·弗伦奇也认为,这一标准的实施无疑将与宪法修正案相冲突,宪法修正案规定政府不得预言自由。


民主党国会领袖佩洛西(Nancy Pelosi)去年多次警告说,230项豁免旨在作为一项礼物,支持科技公司的发展,但它们应该有更大的社会责任感,否则可能会被取消。今年1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明确表示,230条款给了Facebook这些社交平台一把保护伞,它们不应免于诉讼。

本周,佩洛西还抨击谷歌和Facebook利用虚假信息和煽动性言论获取流量。佩洛西呼吁国会议员、技术人员、广告商和公众共同努力,向社交媒体施压,迫使其停止传播虚假和危险的信息。”我们必须向社交媒体高管传达一个明确的信息:你要对此负责。”

从目前的态度来看,来自旧金山、硅谷的佩洛西虽然对互联网公司的现状不满,但并不认同特朗普阵营的立法举措,政治目的明显。毕竟,在特朗普威胁要报复推特之后,佩洛西公开谴责了此事。即使众议院提出修正第230条的法案,也与共和党版本的参议院大不相同,可能会包括删除虚假信息的强制性要求,而不包括政治中立性评估。毕竟,美国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倾向于自由价值观。

显然,双方都用“取消230免责条款”作为威胁互联网公司的手段,就像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过,双方对互联网公司的期望和标准完全不同。距离今年大选还有四个半月,极有可能发生有争议的事件和演讲。互联网公司很难同时满足双方的需求。今天,由于纳粹时代的象征,Facebook已经从特朗普阵营中删除了一则政治广告。

然而,今后对第230条的进一步修订显然是不可避免的。在2018年立法规定互联网公司对性交易和人口贩运的内容不免除责任后,美国国会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制定有关恐怖主义言论、侵犯人权等方面的法律,要求互联网公司对这些有害内容承担更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