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宝6开户-新宝6注册-股市还是革命?蒋介石的投机生活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7-27 访问次数:8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早期成员中,蒋介石后来在中国政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于未来的“江主席”,上海可以说是他政治生涯的发祥地。由于陈其美的培养和支持,蒋介石开始在上海参加革命活动,有机会登上政治舞台,在国民党的地位也逐步提高。然而,当他回首多年后在上海的岁月时,他在日记中感叹道:“在一个地方,一天不可能生活”。两个阶段之间的对比非常强烈。

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差?原因还在于蒋介石在上海炒股改变了他对上海的印象。

事实上,自从孙中山提出在上海设立证券交易所以来,蒋介石奉命与戴季陶、张静江等人共同参与证券交易所的策划。说起来,这也是蒋介石仕途不顺,被内部势力排挤的时期。

为了巩固革命力量,孙中山原本想争取广东军阀陈炯明,于是将陈炯明遣回广东,并立即任命陈炯明为广东省省长兼粤军总司令。然而,当陈炯明逐渐崛起为孙中山治下的军事强国派系时,他的野心开始扩大。他不愿意继续接受上级的控制,而是逐渐变得叛逆起来。同时,粤军又因政治野心被蒋介石疏远、排斥。蒋介石只能闷闷不乐地回上海,和党内其他同志一起开创自己的证券事业。

蒋介石在上海炒股的故事,最早是在多年前出版的一部章回小说《金陵春梦》中被公开的。在这部以蒋介石为主人公的小说中,第十三章的题目是“被人推挤,证券交易所抢帽子”,主要讲述蒋介石在上海从事证券交易的故事。其中一段内容如下:

回到上海后,他干脆弃军从商。我听说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人很受欢迎。于是我正式加入,报了报,写了行情,成了32号经纪人。蒋介石为了在证券交易中避嫌,又取了一个化名叫“蒋渭”。

这样的描述,就好像蒋介石从事证券业,只是因为他在军事失败之后无路可走,又因为贪图财富,急于从中牟利,就搞投机。

在交流的富豪朋友中,尤其是在年长富豪面前,他以同龄人的身份出现。他改弦更张,评头论足,甚至有为老人当青帮徒弟的作风。比如他们打麻将的时候,其中一人想除掉麻将,或者想办法做点什么,就对站在一旁的蒋介石喊道:“阿伟,来代替我!”那个叫“阿伟”的人笑着说,他是奉命作战的。当他们回到游戏中:“阿伟!多好啊


这些段落的生动描写,把蒋介石描绘成善于观察言辞的势利小人和忙于金钱的庸俗之人。这不禁要问:在现实的历史上,蒋介石在上海的证券投资生涯真的那么不堪?

无论文学描写多么现实,章回小说的内容都只是小说家的话语。更有趣,更真实。如果我们理解这本书创作的前因后果,我们就不会认真对待这部著名小说的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金陵春梦》。小说中的许多故事虽然属于文学创作和加工的内容,但“春梦”一词更符合对历史现实的描写。国民党重要人物陈国富在回忆录中用“春梦”一词来评价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炒作:“从开始到交易所失败,我们都做了几万元的交易(这里的“元”与“元”相同),总佣金收入20多万元。不幸的是,在第三年,所有的盈余都崩溃了,几乎所有的资本都流失了。就像一个春梦。”

一般人认为蒋介石是在军队里出生的,他应该对金融一窍不通。但事实上,他早年读书时,读过不少经济翻译作品,包括《资本论》等。他对经济问题稍有了解。在后来的政治生涯中,他不忘从事一些商业投资活动,为国民党筹款。其实,蒋介石早年对金融投资非常关注。这从他在上海多年来对证券交易所的热情和关心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金融投机生意逐渐转移了蒋介石的注意力,使他走出了政治受挫的低谷。为了了解金融交易,蒋介石每天阅读金融书籍和报纸,研究如何在股票和证券交易中获利。什么是蓝筹股?什么是劣质股?如何判断股票价格和证券的走势?所有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复杂和现实的,也是他迫切需要澄清的业务问题。对于出身军人的蒋介石来说,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项新的、富有挑战性的事业。

上海证券交易所刚成立,蒋介石就和他信任多年的老朋友陈国富等人在上海商量筹建茂新公司。根据陈国富的回忆录,当时“总理命令我们党的同志在上海建立证券交易所。姜生告诉我了,让我研究一下。”。陈国富特地去日本交流了几次,然后回来和同事们讨论筹备事宜。

按照原设计,茂鑫公司主要从事棉花和证券业务。1920年7月,蒋介石连续多日与同事讨论公司事务。因此,“我花了很多时间考虑组织茂鑫公司和交易股票。我整晚都睡不着。

在茂新公司,蒋介石主要负责资金筹措等。公司具体的业务还是要靠陈国富,他更懂金融。


1920年12月,蒋介石与朋友商量后,决定改组公司,与商人张静江合作成立恒泰,继续从事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业务。据记载,恒泰保荐人共有35股,股本3.5万元,每股1000元。其中,张静江股份5股,其亲属及家属13股,戴继涛2股,陈国富1股,蒋介石本人也有4股。按每股1000元计算,蒋介石本应支付4000元。但是,蒋介石当时没有钱。张静江代他付了钱,但蒋本人一分钱也没付。

这位张静江先生也是民国时期的一位伟人。他出生于一个商人家庭,祖辈在浙江经营盐业。自古以来,盐业就被国家垄断。张家之所以获得管理权,是因为他们善于与政府搞好关系,相互配合。受家族企业的影响,张静江从小就知道与政治人物交朋友、争取政治支持的重要性。他的政治头脑和商业头脑一样敏锐。

对于善于与政治家结交的张静江来说,经商几乎成了副业,但革命成了主业。在孙中山等人的力量还很弱的时候,张静江就开始慷慨解囊,投身革命事业。看来捐款是一件只能出去不能进去的事情。这相当于把自己的钱免费给别人。不过,张静江并没有亏本做生意。向革命捐款的结果并没有减少他家的财富。相反,由于他长期支持的革命是成功的,他的财富越来越多。

民国成立后,孙中山任命张静江为财政部长。张静江本人在筹集资金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据说,他一个人就筹集了数千万元的外资来对抗人民币。这为国民党军队提供了非常有力的经济支持。蒋介石对张静江也非常敬重。张静江也是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公司筹建总体规划中的重要人物。

在蒋介石眼里,张静江可以说是他经商的“导师”。但蒋介石从这位导师身上学到了多少?至少从投资结果来看,蒋介石在经商方面并没有学到多少东西。欧内斯特·豪泽早年曾在《卖上海滩》一书中评价蒋介石说:“蒋介石之所以在上海成功,是因为他更适合做股票经纪人而不是当兵”,这种评价不公平。蒋介石自己的投入水平,与他指挥作战的水平相比,只会低,不会高。

蒋介石早期在上海的股票投资,大多是因为亏损。茂鑫公司开业首日就亏损1700多元。蒋介石委托他人代购的股票也遭受了较大损失。当股票价格较低时,不能及时购买。当价格上涨时,它会突然被收购。因此,只能高买低卖,造成亏损。之后,由于陈国富品行端正,他再次获利。


然而,既渴望政治投机又渴望经济投机的蒋介石,不可能留在上海做股票交易。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如火如荼的时候,蒋介石经常临危不惧地离开上海到前线去。但是,他很快就回到了上海,因为他被排除在外,担心上海的投机行为。类似于这种上海与前线之间的来回奔波,在蒋介石时期曾多次发生。

1921年4月,孙中山当选广州市总统,随后准备进攻桂系军阀。由于军队人手不足,孙中山叫蒋介石到广州协助作战。但此时正是蒋介石证券业务的兴盛时期。他很快就不想离开上海了。在孙中山一再催促“军情紧急”的情况下,蒋介石推迟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前往广州。

当他到达广州时,他很失望地发现自己仍然面临困难。他不仅对孙中山的部下没有绝对的发言权,而且他与陈炯明的矛盾也越来越激烈。蒋介石在上海成了高端“金融从业者”,越来越气愤,打算离开。此时,陈国富从上海发来一封紧急信,提到他与张静江发生冲突。

陈国富在信中抱怨说,张静江在证券交易中完全无视他的建议,而是一个人去,不听劝阻。张静江在交易所进行了大量多头交易,但由于判断错误,损失惨重,120万元保证金被没收,随后与陈国富等人发生激烈争执。陈国富给蒋介石发了电报,希望他能及时回上海扭转局势。江看了信,很担心。

为什么陈国富等人对证券交易如此紧张?这不仅是由于经济损失,也是由于他们的政治失败。毕竟,孙中山首先提出在上海设立交易所、买卖证券和股票的想法。孙中山思想的目的是为革命筹款。据陈国富回忆,每天都有大量的利润通过他们在上海设立的证券交易所转给革命组织。为了帮助革命同志,他甚至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贴了1万元。然而,事实上,很难详细了解这些钱是如何私下分配的,谁在口袋里。

无论如何,在交易所赚钱的速度比传统银行和银行快得多。陈国富年轻时曾在一家银行工作。据他自己估计,市场好的时候,他在交易所一天赚的利润,足以让银行工作10年8年。这并不夸张。但恰恰相反,如果市场低迷,交易所带来的巨额亏损可能难以承受。

1921年以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业务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证券业受到人们的追捧。蒋介石等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继续扩大业务。他们先后投资了茂信、恒泰、利源、信丰、鼎鑫等证券经纪公司,并准备利用这一势头大赚一笔。


不幸的是,孙中山、蒋介石和他们的革命伙伴们把不擅长金融的人放在了中国金融史上最混乱、最欺诈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初,作为一名证券从业人员,蒋介石经常在日记中记录上海商人的狡猾,证券业内部的黑暗。这种深受黑社会学派和社会潜规则毒害的商业文化,甚至让蒋介石“见仁见智”,萌生了“改造中国”的冲动。

无论化名为“姜伟”的证券经纪人在个人日记中如何表达不满,他仍要面对现实生活中炒股行业的大起大落。

当蒋介石参与五家股票经纪人的投资时,两个严重的问题接踵而至。一是交易所的运作已转为下降趋势;二是广东军阀陈炯明与孙中山彻底决裂,密谋发动兵变。

在经历了证券交易的蜜月期后,上海股市发生了重大转折。之前的买卖热潮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资金不足、交易不足和投资者质疑的困境。多头市场资金短缺,市场上有空头传言。受此影响,1921年至1922年,上海有大量交易所关闭。蒋介石投资的商行也不例外。

以前的生意太顺利了。交易所的投机者放松了警惕,投机更加肆无忌惮。他们还利用空头支票作为现金,不断提高杠杆率。事实上,此时表面上“无钱”的外汇资金已经开始告罄。1922年2月,证券交易所因资金不足而毁约,不得不停止交易。这一事件立即引发了极大的恐慌。

这一事件给蒋介石的商业盟友张静江带来了上海的危机。一向主张多头交易的张静江,在上海投资市场下跌中首当其冲,经济损失巨大。当然,与他密切合作的蒋介石也受到牵连,损失巨大。蒋介石在1922年3月15日的日记中痛苦地写道:“今天我们接到上海电力,说交流正如火如荼,靖江失败了。剩下的损失相当可观,损失的程度已经耗尽。”

暴风雨来了,以前全心全意团结起来的革命同志们也在吵架,他们转过脸来比翻书还快。蒋介石、戴季陶、陈国富三人关于金钱的纠缠和谩骂的语言充满了对应。

在大家赔钱赔钱、争吵不休的时候,汇兑的日本合伙人汇了100万元人民币。这真是一笔救命钱。每个人都在盯着钱,做着自己的计算。蒋介石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快找到了证券交易所主任魏伯珍,要求与他合作。他还索要20万元巨款。魏伯珍当场果断拒绝。后来,蒋介石还没和解,就委托魏的同学庄志攀去劝他。庄某告诉魏晓,蒋介石背景深厚,是与上海青年帮老大黄金荣换岗的兄弟。如果他不与他合作,就很难成功。魏伯珍三思而后行,只能同意。


1922年6月15日,陈炯明发动兵变。蒋介石没有妥善处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事务。他马上准备去广东见孙中山,临走前,他去找于巧清讨要车费,却被对方骂了一顿。蒋介石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不当操作也负有责任。向别人求助的蒋介石,只能听余巧清的告诫。他离开上海的前一天去了广州。

当时,孙中山在永丰舰上避难。江泽民赶赴广州登船保护孙中山40多天。他还写了一本《纪念孙中山总统在广州的灾难》,充分赢得了孙中山的信任和尊敬。

然而,陈炯明的造反给了孙中山很大的打击,蒋介石在当时遭受了经济挫折和政治混乱。在这期间,革命的前途似乎十分暗淡,蒋介石自己在上海的证券业务也以惨淡收场。虽然孙中山和蒋介石都在政变中幸免于难,但他们的心情还是很不好。

8月回到上海后,蒋介石的心情并没有太大改善。当时和蒋介石在一起的陈洁如回忆说:“每天,他都摆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中,这是他第一次无意控制自己的脾气。为了他的利益,我认为我们必须设法减少他的强烈仇恨。否则,看到蒋介石在重压之下几乎崩溃,恐怕他会成为精神病人,陈洁如等人也为他感到焦虑。

回到上海后,蒋介石面临着处理交易所的后事和偿还所欠债务的问题。这些复杂而纠结的事情伤害了蒋介石的心灵。在这段时期的日记中,他常常感叹:华商心怀险恶,“庸俗之人可因其诚意而受罚”。这期间,交易所遗留下来的杂事一直在追他,让他的情绪跌入谷底。

据陈洁如回忆,蒋介石是被迫整天投资证券业的。”每周五天,从周一到周五,从上午10点到下午4点,交易所大楼里总是挤满了热切的投资者。从1922年9月到1923年2月,介石利用每天的时间从事这项工作

在这些阴沉的日子里,深受股市打击的蒋介石终于下定决心,不再把精力放在证券业务上。在日记中,他发誓要“不遗余力地击退凶猛倔强的人”或“发誓不活下去”。

上海证券交易所花了很长时间才处理善后事宜,直到1923年3月。同年8月,蒋介石被任命为孙中山代表团团长,

苏联代表团领导了这次调查。从此,蒋介石全身心投入革命,不再干涉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事务。此后,国民党在上海创办的商行相继关闭。蒋介石等人还南下广州,帮助孙中山建立黄埔军校。


然而,如果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席卷上海证券市场,恐怕蒋介石的投机生涯会持续更长时间。在这场风暴的强烈冲击下,蒋介石的金陵泉之梦突然破灭。以前关于投机和财富的各种幻想都以梦想的形式消失了。可以说,金融投机失败了,然后走向了投机革命。同时,在中国近代金融史上,这场风暴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记。